中国旅游规划设计网

专注旅游规划,旅游策划,旅游规划设计,景区规划,乡村振兴规划!

一个农业特色小镇 如何改变农村九亿人?

  这是一个农业特色小镇,它是一片美得令人窒息的原生林场,无数次入选“杭州十大不为人知的秋色秘境”,被称为“上帝打翻的颜料瓶”。它还是地产史上最大胆的一次社会实验。邀请3000多户都市人,到森林、茶园和花海里,置一间农庄、数亩良田,以城市反哺空心化的乡村。


  一个农业特色小镇 如何改变农村九亿人?


  PART 1

  

  杭州人私藏的森林秘境

  

  “20多年来,我看过成千上万个规划方案,这是最好的一个!”

  

  这是一个星期前,宋卫平在物产蓝城·春风长乐评审会上的原话。

  

  在杭州城西的长乐林场,整整延袤10平方公里。

  

  长乐林场,生长于径山脚下的丘陵缓坡,广袤、浓密而幽深。几千亩茶园和稻田曼妙起伏,在树林间沉默地铺陈。

  

  长乐林场实景

  

  林场内10多个姿态不同的湖泊,是许多杭州人私藏的野营圣地。

  

  它屡次被评为“杭州十大不为人知的秋色秘境”,还有人说它是“上帝打翻的颜料瓶”,枝叶间栖息着杜鹃、伯劳和大山雀等70余种鸟类。

  

  任何传统的地产开发,可能都是对这片纯净之地的亵渎。

  

  长乐林场实景

  

  第一次邀请市民去做一个真正的“农村人”。

  

  喂马、劈柴,从明天起,关心粮食和蔬菜。

  

  它早已不是一次地产开发,一个小镇蓝图或一间农庄所能涵括,而迹近于一次改变中国城乡关系的社会实验。

  

  PART 2

  

  复合功能的农林小镇

  

  去过日本或英国农村的人,常会为它们的美丽、纯净和富裕所陶醉。

  

  每年樱花季节,中国游客在日本的乡野里随手一拍,就是一张轻烟淡雾、屋舍俨然的明信片。

  

  在Merchant-Ivory企业的影片里,无论是《霍华德庄园》还是《长日将尽》,英国乡村都是一幅油画般的浓酽色调。如果没有艳阳高照,就会有雪花飘飞。

  

  这些国家的村镇不仅美丽,而且是精英阶层热衷的居住地。

  

  英国乡村风光

  

  知名学者李欧梵的养女、画家丘彦明夫妇,就把家安在荷兰的圣·安哈塔小村。李欧梵每次去拜访,都会“不知不觉就好像走进凡高的一幅画境”。

  

  据说,但凡有经济能力的英国人,都会把他们的大部分闲暇时间花在乡间。

  

  但在中国,无论多么远郊的房地产项目,都喜欢自称“城市别墅”,避免一切和“乡村”有关的联想。

  

  因为真正的中国农村,其实已经回不去了。

  

  台湾垦丁田园风光

  

  它们的水土,或许早已被乡镇企业成片污染。它们的年轻人,或许已背井离乡外出打工。乡村里走出的精英,都留在了城市。

  

  许多乡村失去了宁静和纯净,因空心化而日渐衰败。

  

  在杭州郊外一片未受污染的森林和农田间,再造一个复合功能的“农林小镇”。

  

  使之成为像日本北海道,或台湾垦丁这样,宜居宜游宜业的“乡村国家公园”模板。

  

  PART 3

  

  乡村国家公园模板

  

  按照规划,分成“庄、村、镇、园”4级空间体系,主要功能是农业、旅游、创业和颐养。

  

  1.6万亩的土地,大约只有其中2千亩用来做小镇中心和配套功能。

  

  整个小镇被称为“一环六园”。

  

  先说六园,分别是香药稼圃、温泉溪谷、古寺禅茶、桃源牧场、耕读人家和森林硅谷。

  

  香药稼圃花海意向图

  

  香药稼圃是小镇入口处的一大片花海和香草,散布着养生餐厅、伴手卖场和服务中心,就像你在法国格拉斯香水小镇感受到的风情。

  

  温泉溪谷,是一片溪滩草坡间的温泉疗养地,有杭州风情的“茶田SPA”。

  

  古寺禅茶围绕林场里古老的吉祥寺,延展出食养山房、清影禅房、禅心谷等功能区,可以食素斋、静修、住顶级设计师酒店。

  

  春风长乐茶田SPA意向图

  

  桃源牧场和耕读人家,顾名思义是牧场和农耕主题旅游。森林硅谷是林业科研基地。

  

  六园中间有占地230亩的小镇中心。

  

  规划了幼儿园、国际学校、颐乐学院、文创街区、酒店、康养中心和大量的社区商业。

  

  长乐林场实景

  

  环抱小镇中心和六园的,是一个“世界农业环”。

  

  视野所及,大片大片的全是茶园、稻田、果园和油菜花田,以及山坡上幽暗浓密的森林。城里人购买的小农庄,就点缀在这纯粹的田园风光中。

  

  PART 4

  

  城市反哺乡村的实验

  

  这些年,因为城里人“返璞归真”的需求,一个个郊区大盘日渐蔓延。不仅占用了山林耕地,也使乡村的活力和传统更趋式微。

  

  那么,有没有一种地产开发,可以成为乡村复兴的起点?

  

  它试图以现代规划手法,既保留乡村的淳朴,同时又为它重新注入经济活力。

  

  长乐林场实景

  

  几千年来,乡村一直是滋养中国社会的丰厚土壤。

  

  官员和商人无论在城里多么成功,都不忘回乡置办田产,兴建大宅,乡村才是他们的根。但随着城市化的进程,衣锦还乡的传统中断了。

  

  财富被截留在城市,不再向村镇回流,乡土社会日趋崩溃。

  

  长乐林场实景

  

  要复兴中国乡村,绝不只是修缮几个古村落,弄几间酒店民宿。而是要把城市的财富持续输入乡村,加入乡村经济生态的闭环。

  

  设想是,让城里人到乡村购买农庄,生活,工作。

  

  流转后的土地仍请原住民耕种,由农科专家引导,农产品可交由蓝城农业统一销售。农民在家门口获得稳定的工薪收入,不用再外出打工。

  

  PART 5

  

  陶养千年的中国式“村落”

  

  在这个农林小镇上,农庄是主要的可售产品。

  

  它们随着稻田、茶园和林麓的走势,几十户成一个聚落。每一户农庄里,有粉墙黛瓦的宅院,有玻璃工具房,有菜园、果园和香草园。

  

  每户人家在院子外还有“外园”,也就是数亩到十亩的良田。

  

  农庄的鸟瞰效果,看起来就像皖南的卢村、关麓,或是闽西的培田古村,美得令人窒息,正是中国千年陶养的村落形态。

  

  春风长乐农庄效果图

  

  按照设想,“村民”一类是青年创客,一类是退休长者,一类是读书的孩子。他们每周在小镇居住5—6天,周末偶尔到城里采购聚会。

  

  还有一类,是喜欢“都市游牧”的中年居民,每周在小镇居住3-4天。

  

  杭长高速通车后,从紫金港到春风长乐全程“高速+省道”,22公里路况简直爽到爆。

  

  一旦模式成功,宋卫平将向全中国的乡村推广。

  

  “我是一个匆忙的都市人,我享受着繁华,失去了健康和宁静。”

  

  还记得彼得·梅尔的《普罗旺斯的一年》吗?

  

  一个英国的成功广告人,到法国乡间买下一间农庄。他说,在别的地方,也许你永远只是一个观光客。但在这里,我感到悠然自得,喜悦满怀。

  

  而在这里,你不仅能找到梅尔式的慵懒,更会成为中国乡村复兴那关键的一环。


cache
Processed in 0.005309 Second.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